为什么两个披萨能卖到1万枚比特币的意义重大?

我们有多少次听到过类似下面这样的话:“如果我在2013年听了我朋友的话,买了比特币就好了……”或是“我在2011年的时候就听说过比特币,但是从未仔细考虑过它……”“大家不明白的是”为什么有人在2010年以1万枚比特币卖掉两个披萨的意义。截至2020年10月,1万枚比特币的价值超过了1.2亿美元。从这个事件中可以得出的一个真实的启示是,人们应该简单地HODL, …

Craig Wright探讨如何将“胡言乱语”作为一种说服手段

在最近一篇博文中,克雷格·怀特(Craig Wright)博士探讨了“闲扯”或“胡言乱语”为什么可以用作交流对话中的一种工具,尤其是在学术讨论中,它能够左右读者的思路,甚至说服读者做出对作者有利的判断。“我发现那些材料晦涩难懂,而我曾经幼稚地认为这种备受世人推崇,甚至膜拜的著作是不可能夹杂一些废话的,当我发现阿尔杜塞派作品难以理解时,往往感到很自责。(Coh …

我从比特币发明者身上得到的收获

本文首发于Medium,作者Ryan X. Charles引言比特币的发明者是一个澳英博学的天才,十多年来,他痴迷地钻研与数字货币相关的每个学科并取得了相关的学位,最终引领了比特币创世区块的诞生。而十多年之后,他又申请了诸多专利应用,他的专利数量马上就要超过包括托马斯·爱迪生在内的历史上的任何一位著名人物。他就是Craig S. Wright博士,而我则与大 …

只有现金才具备扩展性

本文最早发布在无界资本网站上,在经过作者杰克·拉斯基(Jack Laskey)许可后,我们重新进行了发布。“比特币: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。”按照2020年的标准,中本聪(Satoshi Nakomoto)以这样的描述作为《比特币白皮书》的标题令人感到疑惑。区块链技术及相关资产的扩散在很大程度上既不是点对点,也不是一个现金系统。这对外行人来说似乎很奇怪,但 …

为什么他们想让你“长期持有(HODL)”BTC

如果有人告诉你,他买的东西从来没有使用过,你可能同意这是一种骗局。确实如此。然而,这实际上就是BTC自我推销的方式。“HODL”对于BTC意味着什么?HODL的意思是“持有”,并且在数字资产领域被认为购买BTC但不使用BTC是一种革命性的行为。无论你阅读“加密推特”、“加密媒体”还是某些主流财经新闻媒体,基本上都要求你购买BTC(或其他数字资产),并无限期地 …

比特币从大问题中看到大机遇

历史学家玛格丽特·麦克米伦(Margaret MacMillan)在本周的《经济学人》中写道:“从灾难中走出的人们对彻底的变革持开放态度,”她不是第一位将“永不浪费好危机”,(温斯顿·丘吉尔多次引用)的旧观念应用于这次大流行。麦克米伦认为新冠肺炎在多个方面“挑战旧秩序”,从政治到生态,和经济等。麦克米伦期待大变化肯定是正确的。你不再听到很多关于“恢复正常”的 …

BCH在挣扎中求生,但只是暂时的缓刑

你可能听说过僵尸初创公司。这些组织的发展停滞,缺乏独特的价值主张,但不知何故它们有足够的社区支持来维持业务发展。它们也存在于区块链社区中。BCH已经演变成了公共区块链上的行尸走肉。该网络无法获得吸引力,也无法成长为蓬勃发展的全球P2P现金系统推动者。内部开发人员的功能失调和内斗不断使其受挫。然而,BCH仍在徘徊,在撰写本文时,得到了2.5EHs算力的支持。令 …

BTC没有实际价值

本杰明·塞勒玛杰(Benjamin Celermajer),作为加密分析公司Coin Metrics的指数经理,揭露了超过已流通供应量半数的BTC在一年多时间内没有发生移动。(截止发稿前有约1839万枚已经流通)#Bitcoin's 1 year HODL Factor surpassed 50% for the first time, indica …

csw:关于比特币的开源

本文首次发表于克雷格·怀特博士(Dr. Craig Wright)的博客,https:craigwright.net我们对开源软件的真实需求被一些利益集团的宣传(政治作秀)所左右。我把比特币作为一个开源的软件来创造,并非因为我认为软件应当是免费的。相反,作为眼下最有资质的、最顶级的安全专家之一,我非常了解开放式算法中加密的基本规则。我创造比特币的方式是为了让 …

将工作量证明(PoW)用作信息价值信号的谬误

在过去的几个月里,有很多关于如何使用 工作量证明(Proof of Work 来体现文章、电子邮件及其他通讯内容重要程度的讨论。他们的观点是,如果有人肯为工作量证明付费,那么他们一定认为一条信息是重要的,因此你也应当相信。这整个想法源于这样一种信念,即工作量证明是矿工所支付的一种“代价高昂的信号” ,目的是证明他们优于其他矿工。既然这些矿工可以在算力上投入这 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