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aig Wright探讨如何将“胡言乱语”作为一种说服手段

在最近一篇博文中,克雷格·怀特(Craig Wright)博士探讨了“闲扯”或“胡言乱语”为什么可以用作交流对话中的一种工具,尤其是在学术讨论中,它能够左右读者的思路,甚至说服读者做出对作者有利的判断。


“我发现那些材料晦涩难懂,而我曾经幼稚地认为这种备受世人推崇,甚至膜拜的著作是不可能夹杂一些废话的,当我发现阿尔杜塞派作品难以理解时,往往感到很自责。(Cohen 2013)。”


将“胡言乱语”用作说服手段


虽然这一策略鲜有人提及,但道理很容易理解。在阅读由知名学者编著的厚厚教科书而无法理解其中的内容时,我们通常都会因看不懂这些资料而自责,却没有想到这些学术著作可能含有一些令人费解的胡言乱语。


“一旦胡言乱语,就必定会‘(1)含糊不清,(2)废话连篇,或(3)无法自圆其说地推测’( Lewis 2015)。”


怀特博士的这篇博文实际上让我想起了维塔利克˙布特林(Vitalik Buterin)。我们经常看到这位以太坊联合创始人在推特上大谈“扶手椅”哲学,而该理论即便对于“普通”人而言也没什么意义。但是,客观而言,由于维塔利克犹如教科书般聪明,其推文的读者常常误认为自己不够聪明而无法理解他所陈述的内容。


可以说,在n秒内做一件令人讨厌之事的负效用,其亚线性为n(可能平方根更为近似)。因此,我实际上认为可以将其称作一个事实上的二次方投票示例。


Arguably, the disutility of doing an annoying thing for n seconds is sublinear in n (maybe sqrt is a decent approximation?). So I actually think it's fair to call this an example of de-facto quadratic voting. pic.twitter.com/kVWOud5mc2


— vitalik.eth (@VitalikButerin) December 31, 2019


对于无法理解维塔利克的信息,我们经常深深自责,但我们几乎从未想过,他的胡言乱语只是一种手段,用于继续带领崇拜他的忠实粉丝。


克雷格的博文反涉及到许多领导者与追随者、学者与普通人、社区与个人之间的关系,并让我们每个人都能因此深刻认识到“胡言乱语”可以作为一种有效的说服手段。同时,它也引出了社区信念与这一沟通策略的关联性,这从怀特博士提出的“觉醒文化”中可见一斑,他还解释了“觉醒文化”如何体现了马克思共产主义。


欲了解更多详情,请点击阅读怀特博士的最新文章 :《论“胡言乱语”》


2020年2月4日的“创世”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,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。


「Craig Wright探讨如何将“胡言乱语”作为一种说服手段」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